Pretty Stranger

Author / 張家夫人(Izual)
有事私信,大多數時候都不在,我家網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中國網站通通連不上冏

[全職][葉皓] 假如夠浪漫,與愛不愛無關

全職高手 / 葉修×劉皓

(假如夠浪漫,與愛不愛無關) 

※0529葉修生日賀文,祝葉修&喜歡葉皓的大家生日快樂!

-

劉皓怎麼也沒想到,不過是趁著冬休期到南山一帶旅遊,竟然這麼巧碰上了大雪封山,整個旅行團受困在旅館裡,身旁好死不好還跟著那傢伙,劉皓簡直都要仰天咆哮了,救命!前任領導現任仇敵遊戲裡外都不放過我!在線等!急!

他原先預訂的單人房,然而辦理入住時,導遊提及人數比預期中還要多上一些,希望幾位選擇單人房的同志能稍微擠一下,否則房間數量不夠,事後會返還旅館費的!

劉皓左思右想不願與任何人同住,但又不好意思表達出來,畢竟整團的大媽大伯,...

[陰陽師][黑白] 一夕煙雨(前篇)

陰陽師 / 鬼使黑×鬼使白

(一夕煙雨)前篇

-

鬼使白在渡口收起了引魂幡。

寒川平靜無波,暮靄卻如煙,生機蓬勃。無數雙嶙峋骨手自川水探出,迎風搖曳,伴隨不間斷的哭喊嘶鳴,鳥獸行經時,聲響戛然而止;魂魄橫渡之際,哀聲四起,怨怒難平。於是乎,渡船之人未於渡口以冥鈔賄賂行船之人,下場便是與成堆骨骸共享餘生。

鬼使白扶正頭冠,在渡船停泊之處落坐。他是來盯哨的,行船人於人界百年更替一次,由生死簿中遴選,遴選人須五行俱全,無業障,功德圓滿,且生前不為妖,死後亦不作鬼,才得以以行船人之姿,引魂渡川,了卻此生再次投胎為人。然而人界數十載光陰,不過地府一次曇花開落,因...

[陰陽師][天荒] 盲從

陰陽師 / 大天狗×荒川之主

(盲從)

-

大天狗坐在二樓的火盆前,挽起了袖子。

窗外雨勢漸增,很快地,除了輪船汽笛的嗡鳴外,就只剩下接連不止的滂沱雨聲。

舖子在這些天內來了許多人,連後方小小一座庫房都擠得水洩不通,抓藥的、講價食材的,賣票子的,但更多的,是來看望母親。母親生了一種怪病,成天張牙舞爪,好不嚇人,鎮上的人多是來見她笑話,曾經紅極一時的舞伎,如今淪落成為藥房裡瘋癲的老婆子。

大天狗從隨身的囊袋裡取出紙菸,手忙腳亂地捲了起來。菸草撲簌簌地落在火盆中,傳出香料的氣味。他著急地點燃紙菸,猛地吸了一口,樓下的喧嘩終於穿越雨幕闖了進來。他將紙...

[全職][葉皓] 是他不配

全職高手 / 葉修×劉皓

(是他不配) 

他所犯過的錯,都成了寂寞

-
放年假時,劉皓撥空回了一趟老家。

嚴格說起來,他已經有三五年沒返鄉渡春節了,當然,理由多的去了,什麼懶惰啊、怕生啊、厭煩走親戚啊、沒有個人空間啊等等,和千萬流落異鄉的華人沒什麼不同,再厲害也創造不出新花樣。當然,劉皓自己有時也覺得哪來那麼多由頭,回家不過一坎兒,還沒腳踝高,但可惜有些人就是怎樣都跨不過。

只是今年,當他仍舊想按以往,買碗泡麵,或者和同樣留在宿舍過節的幹部一起外出吃個飯打發打發時,他收到了一條短信,他媽說的,短短四個字:葉修來了。

其實這不是太大的...

[盜墓][花邪] 紅​蕖

盜墓筆記 / 解語花×吳邪

(紅蕖) 

從別後,憶相逢,
幾回魂夢與君同。

-

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」

霍秀秀將腰帶束起,從屏風後走了出來。那屏風繪著三只彩鶴,向三座山頭飛去,斜陽餘暉落在山脊間的湖水,湖光粼粼,遠水不知所蹤。

吳邪朝她點了點頭,轉身離開了房裡。

他們打了一輛車,從長沙的霍宅舊址一路飛駛至新山。

新山說是新山,卻也不過百十年的來頭,且並非是指山巒之名,那裡是長沙九門的墓葬之處,取自「玉峰藍水應惆悵,恐見新山忘舊山」,也是九門後人悼念先人遺名的感嘆。

霍秀秀支起傘,領著吳邪行走在細雨連綿的泥濘地上,新山向來沒有指...

1 / 4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