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Stranger

[全職][葉皓] 歡迎您走進本節的遊戲直播間(四)

全職高手 / 葉修×劉皓

(歡迎您走進本節的遊戲直播間) 

※本篇採用台灣遊戲直播術語,我會註記幾個術語涵義,有不懂的再問我~

-

活動流程:

15:15-16:00|入場

16:00-16:05|開場典禮

16:05-17:35|《Heroes of the Storm》全明星賽:紅藍爭冠

17:35-18:47|現場抽好禮、舞臺活動

18:47-19:17|《Heroes of the Storm》全明星賽:紅藍爭冠

19:17-19:29|現場抽好禮、舞臺活動

19:29-20:59|開放三名現場玩家挑戰冠軍隊伍

20:59-21:05|頒獎典禮

21:05-22:00|After Party


開場典禮是一段冗長的廠商致詞。劉皓坐在地上,頭靠著椅子,覺得有點無聊。

所幸廢話再多也不能超過時限的五分鐘,很快地,比賽就開始了。

賽評頭銜沒有五冠王那麼大,但還是很有份量的,除了是正統戰隊出身之外,還曾效力於北美及歐洲的隊伍,各兩年,為人耿直,說話井井有條,跟聽廣播一樣,粉絲都稱呼他為「人型電台」。

電台賽評慢悠悠地講解道:「DotA,或者說是MOBA類的戰術擂台遊戲,在普遍大眾認知的電玩圈是比較盛行的,幾乎所有沉迷於社群遊戲之人都曾遊玩過一款至多款的品牌遊戲,而這類型的遊戲在舞臺效果方面的呈現,也比單純的MMORPG(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)PVP更加精妙!」

「因為它相對不那麼考驗觀眾對於招式施放、讀秒,以及走位的判斷,並且大多數人也並沒有如選手一般的操作意識,高手過招往往幾秒鐘決定生死,悔不當初;但直到死了,觀眾也不一定能發現雙方之間究竟發生什麼事。」

「於是比賽需要搭配賽評,由賽評來點出癥結,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!這就跟大家喜歡看籃球賽,卻不見得懂場上到底發生什麼眉眉角角(註1)一樣,這種時候裁判就很關鍵了。」

「而MOBA遊戲的觀賞方面優勢在於,觀眾不見得需要完全透徹地理解選手的操作──當然能理解更好,可以同樂!但他們會知道,當我方、支持的一方,推倒了對方的主城,遊戲畫面彈出的勝利字樣即代表勝利!」

「所以只要盡全力攻擊對方的城堡,打到它灰飛煙滅,就算中途死一百遍也沒關係!」

「這也使得遊戲入門門檻相比其它遊戲低上一截,吸引到的玩家基數也比單純的網遊PVP玩家還要多很多。」

劉皓一邊聽賽評在播報室哩哩叩叩(註2)講了一堆,一邊看向螢幕,決戰的地圖是〈恐怖花園〉。

〈恐怖花園〉區分為白天與黑夜兩種版本的營地,每到夜晚可以搜集種子召喚花園懼魔,由率先取得定量種子的玩家方操控,限時一分鐘之內必須啟動,時間增長懼魔能力愈強,打人的力道非常痛,若走避不慎,禍害極深,是比較考驗選手實力的一張圖。

藍方是公益協會愛心之家,紅方則代表向日葵小屋。

當冰冷的機械女聲在一片寂靜中響起時,雙方的角色便從已方的城池中開始向外推進。

劉皓和方銳打了個賭,賭藍隊會贏,方銳問他為什麼,他沒回答,只是眼神瞟向葉修的方向,葉修是這個半場藍隊的主持人,此時正站在他們的隊長後方,盤起手來一動也不動。

相較於紅隊的熱絡,他們這邊卻顯得有些尷尬。

原來螢幕的下方,是兩間分開的隊伍室,中間相隔了圓形的小舞台,舞台一邊的紅隊此時跟打了雞血一樣,吵得不行,幾個比較綜藝的選手甚至一起唱起了歌,連主持人的麥克風都搶了,精靈可可被迫站在兩個隊員的中間,跟他們一起合唱,唱得他無語凝噎。

至於藍隊則安靜得不行,跟戰前的崗哨似的,好像等等警報一響,五個人都要原地引爆。

不過劉皓知道,這就是葉修一貫的脾性,哪一次嘉世的日常訓練不是搞得跟要打聖/戰一樣?甚至葉修在觀察比賽時,特別喜歡站在別人背後,而且是後方偏右二十五度,他要是說話,就表示你打得實在不好,他不由得就想說兩句,有時是挖苦,有時是調侃,總之沒一句好話;但要是他一句話也不說,連個屁都沒放,說明了你的技術過硬,他聚精會神地投入在過程裡,等著結束之後再說兩句。

媽了個B,最後還不是都要訓人!

遭受葉修折磨了多年的劉皓吸了吸他叫來的第二瓶可樂,心想這傢伙根本不適合當主持人,還以為自己是選手呢,我拜託你也說句話,你沒感受到你前面的隊長壓力有多大嗎?!汗都流成那樣了!!!

連一臉老好人的五冠王都被攝影機後方導播舉著的大字報「快喊葉領隊說話啊啊啊!!!!!」」的那五個驚嘆號震驚了,只見他急忙開口:「那什麼、老葉啊,你也訪問訪問我們藍隊的成員唄!」

「......」

「老葉?」

「嗯?......再三十秒就要晚上了,你們種子不夠啊,下路先去開小花吧?」

「我靠!我是要你們訪問他們,你給他們戰術指導幹嘛?!」

話一出口,現場頓時笑成一片。

很多觀眾手上同時玩了好幾個遊戲,對葉修都不陌生,這個某某遊戲第一人的稱號,在許多人心中就跟電玩神通齊名,代表世上沒有他們不會打的遊戲,也沒有過不去的關卡。

葉修看了一會兒,乾脆地將麥克風擱在藍隊隊長的桌上,抱起手臂支起下顎,連話都不說了,任憑底下的監製和導播怎麼CUE都沒反應。而大螢幕上,是兩隊目前在地圖的敵我分布,小螢幕則仍是電台賽評在悄悄講解戰況。

另外兩個主持人至此,已經完全放棄隔壁那棚的訪問了,想著下一場再開始也無妨,幸虧不是太正規的比賽,否則他倆衝過去把葉修撲倒在地痛打一頓也得逼他說兩句話!

目前確實是藍隊占上風,紅隊相對吃虧一些。

而二十分鐘後,成績出爐,藍隊拔得頭籌,率先取得一勝!


劉皓趁中場休息抽禮物的時候去三樓買了包菸,錢都還沒投進去,就有人橫著手來搶按鈕。那是一雙非常漂亮的手,漂亮得劉皓看了好多年都看吐了,他轉過頭去,瞪著那方向,說道:「葉先生,你能文明點不插隊嗎?」

「哥趕時間呢,等等還要回主持崗!」

趕你個大頭啊!!!你剛在台上一句話也沒講吧!!!

劉皓竭力壓制住快從體內爆發出來的黑暗力量,冷冷地說了句,「抽不死你!」

然後抓起葉修的手一把拍在了萬寶路女菸上。


出了這個差池,也沒心思回包廂看比賽了,劉皓和方銳打了個招呼後,一個人來到轉播廳。

轉播廳人聲鼎沸,或坐或站,許多媒體、粉絲,還有形形色色打扮成角色的工作人員穿梭其中,發放點心及熱飲,好不熱鬧,劉皓要了一杯熱茶,靠在一旁的柱子上,觀察起人群。

附近的觀眾絕大多數都是該款遊戲的業餘玩家,也有一些人穿著自家戰隊的組織T恤,正在討論上一場比賽的精華、戰術分析,劉皓聽了幾個,都沒說到點上,其實這場比賽紅隊也贏得不太輕鬆,兩方實力比較接近,確實就差在蒐集種子的部分,葉修那句話有起到關鍵性的作用,所以這張地圖藍隊贏了。

媽的,這傢伙怎能這麼會打遊戲?

劉皓痛心疾首.把手裡的熱茶一飲而盡。

下半場比賽開始,葉修改換到了紅隊的隊伍室,似乎是剛才被人提醒了,這次沒再做本分以外的事情,而是認真地訪問起了兩方隊伍,做足了場面。

第二張地圖比較平凡,是經典賽制的一般地圖,無論是賽評還是主持人都未多加著墨,各自增強實力取得技能天賦,兵分三路之後於中央會/戰,搭配賽評沉穩且令人放鬆的語調,很快地,藍隊又一次取得勝利,在現場歡聲雷動中雙殺紅隊。

由於比賽是三戰兩勝制,藍隊已確定奪得冠軍,其代表的協會愛心之家,關懷燒燙傷復原及其餘重症的機構,也取得了百萬的金援。

接下來的項目是現場玩家PK、頒獎,以及最重要的──After Party!

After Party近似於殺青宴,或者也可以說是餘興派對,是購票玩家能夠與職業選手、名人一同狂歡的派對。

劉皓當然不是為了能跟選手狂歡才參與派對的,廢話,他就是職業選手,是別人想跟他一起狂歡,而不是他想跟別人一起!他參加這場派對有個天大的目的,是為了拉到一間廠商贊助,這間廠商他肖想很久了,據曾是代言者之一,也是唯一一位榮耀職業選手喻文州的口述,在他獲得贊助之後,他額外得到了總價四十萬人民幣的電競選配電腦到府安裝服務,及無數堆滿了家裡倉庫的周邊商品,搭配上他那句雷死人不償命的「選個好電腦,感覺速度都變快了!」的雙關代言詞,把劉皓搔得渾身發癢。

他正愁電腦該汰舊換新,明年那個季度廠商肯定還沒找好代言人,他過去毛遂自薦,就算沒成功估計換個滑鼠、鍵盤、耳機什麼的,也是大有可能!

劉皓暗暗在心底擬好腹稿,打算等派對一開始,就立刻衝到廠商這個BOSS面前刷存在感!

四十萬選配電腦!用不完的周邊!高昂代言費!

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劉皓,渾然忘了殺青宴葉修也會參與,而且是作為首席來賓被高規格供在至高點,於是當他費盡千辛萬苦熬到晚上十點左右(中間還開了一次跑去肯德基吃雞腿的直播),終於迎來了舉辦在上海半島酒店的餘興派對時,他又再一次被出現在視線裡的葉修雷得外酥內嫩!雷得皮開肉綻!

葉修換了一套西裝,白橫紋的,韓風剪裁,褲口稍微上折,露出一截腳踝,配上一雙萬元的Russell & Bromley的皮鞋,站在人群中,端著一杯香檳酒,儼然一副上流社會紈褲子弟的模樣,再找三個人就夠搓一桌京城四少的麻將了!

劉皓摀住臉,心想我他媽怎麼就忘了呢,這電競老屁股已經轉性了,現在是破罐子破摔,出現在這種場面都不足為奇了!

劉皓還是穿得和下午沒兩樣,只是把襯衫的領帶抽掉了,變得隨意了些。

在無限的後悔莫及之中,他錯過了最好的捕捉廠商時機,廠商代表專員已經不知去向了。劉皓茫然地從托盤中拿過一杯酒,呆坐在酒吧的高腳椅上。

前來派對的人很多,與原先酒店的賓客融在一起,場面熱鬧卻不擁擠,五冠王被幾個魁梧宅男團團包圍,一邊要求合影,一邊講解退役前的一次戰役;賽評已經喝趴下了,正在和導播討論自己上國中的女兒吵著要去韓國當明星;精靈可可卸妝之後是一個外貌端正斯文的男人,正在和葉修一本正經地講述事情,從劉皓這個位置基本聽不見他們在聊什麼,現場太吵了,五光十色的會場充滿了爆炸性的遊戲音樂、電子光暈,還有瀰漫在地上一尺的煙霧,是一場非常瘋狂的派對。

正當劉皓心想喝完這杯就走,下次再跟喻文州打探廠商的私下聯絡方式吧,他被人摸了一把屁股。

他很肯定是摸,而不是擦到或者是撞到,因為那人摸完之後還拍了一下,劉皓震驚地扭過頭,發現是一個陌生的男人!

「???」

「我姓宋,稱呼我宋哥就行了。」

「???」

劉皓愣了下,旋即露出了然的笑容,無奈剛喝了酒,還在酒勁上,態度沒辦法一時收回來,笑容倒顯得有些詭異莫名。

然而男人似乎沒有察覺到,他躍上一旁的椅子,順手攬住了劉皓的肩膀,唇齒之間都是濃厚的酒氣。劉皓其實很煩這種肢體接觸,也不喜歡爛醉如泥的人,但他是公眾人物,多半不會太表現出來,只是盯著那隻手,希望天上來一道驚雷直接把手劈斷得了!

「我姓劉,年紀我就不說了,但我沒那方面的興趣,你可以離開了。」

「但我有興趣。」

想回答干我屁事又無法太直白的劉皓:「你找錯人了,抱歉。」

「我一看你就知道你跟我是同類。」

媽的,那你有感受到我想直接把你沉進上海港嗎?!

知道老子鞋子穿幾號嗎?!

「我──」

話還沒說完,一杯香檳就倒了下來,倒在了對方的頭頂上。

「唉呀、哥怎麼就管不住我這手呢!」

TBC.

註1:訣竅、關鍵點
註2:即是「有的沒的」的意思

下章寫肉大家覺得好嗎(靠)

會選在這種深夜更文的人一定有什麼問題!

评论(21)
热度(31)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