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Stranger

Author / 張家夫人(Izual)
有事私信,大多數時候都不在,我家網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中國網站通通連不上冏

[全職][翔皓] 西湖畔上的張大哥

全職高手/孫翔×劉皓

(西湖畔上的張大哥)

-

01.

孫翔轉會到嘉世那會兒,才十八歲。

過去越雲俱樂部離家近,周遭的地鐵交通也都相當方便,幾乎是來回二十多分鐘的距離,且孫翔單車騎得好,並不亞於榮耀,因此那時雖然搬到了提供給選手的宿舍,每逢假日卻還是不由自主地騎車回家。

直到轉會通知下來,一看,地點在杭州呢,坐火車都要兩天!好遠!

爸媽送他到機場時他背朝他們揮了揮手,一句話沒說,覺得自己酷斃了,沒想一坐上座椅就開始想家,想家門口前的盆栽、想一隻老躲在盆栽後面的米克斯貓、想越雲聚樂部門口賣花的小女孩,想女孩天真的笑容。

孫翔不知道自己怎麼出的機場,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嘉世,不知道自己怎麼進的房間,只知道帶著一臉諂媚,喊著才十八歲的自己一聲翔哥的男人,實在是討厭透了。

「翔哥、吃過咱們樓外樓了嗎?」

「翔哥、西冷印社在這兒呢!」

「翔哥、張起靈好帥。」

孫翔覺得那人煩死了,跟蒼蠅一樣在旁兜兜轉轉,於是兩手往口袋一插,怒道:「你煩不煩?你誰啊?」

「我叫劉皓,是嘉世的副隊長。」

「管你是誰,離我遠點!」

眼前的男人愣了下,隨後若無其事地推了推濾光眼鏡,乾笑兩聲,說道:「這樣啊、那翔哥您自個兒逛吧,我就不奉陪了,有事的話我在204室。」


02.

在嘉世的頭幾天孫翔睡得並不好,認床不說,還有點水土不服,吃什麼都拉肚子,整個人瘦了一大圈。

而適逢冬休期,俱樂部裡空無一人,新的隊友都不在,公關部和開發部門的人也都回老家過年了,只剩下那老是在走廊飲水機沖咖啡的男人。

孫翔其實悶得慌,來這麼多天只有第一天和人說到話,其餘時間一個人也見不著,橫刀留在了越雲,一葉之秋又還沒交到手上,身上的小號卡打了沒勁,渾身又不舒服到了極點,好痛苦!

媽媽打電話來,他哼了兩聲說沒事挺好,心裡的小人卻是大叫好個屁!帶我回家啊!

在走廊第五次撞見泡咖啡的劉皓時孫翔終於受不了了,他抓住那正打算撕開咖啡包裝的傢伙的手臂,叫道:「......你那啥,陪我聊聊天吧!」

劉皓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會兒,才說:「等我一下。」

等劉皓端了咖啡又拿了兩盒餅乾坐到位子上時,已經過了三十分鐘。

期間孫翔在房間換了五次臥床的姿勢。

拆開餅乾包裝,劉皓面無表情地問:「所以,找我幹嘛?」

「呃......」

怎麼是這個態度?說好的翔哥呢?說好的大隊長呢?

孫翔覺得氣氛挺怪的,這人原本是這個樣子嗎?

「沒事的話我忙著呢,你自便吧。」說完還不忘把餅乾放進嘴裡。

「誒、等!」

孫翔從床上彈起來,扯住那作勢要走的男人。

「?」

「我......」

「你怎樣?」

「我那啥......」

「不說是吧?」

「我、我想家!」

電話裡媽媽的聲音,一個人離鄉背井到這麼遠的地方來追夢,好幾天沒說話,以前的同學還有朋友都沒有來送機,來到這裡食物又吃不習慣,睡覺又睡不好,覺得委屈得不行,煩死了,好想回家。

「......我想回家......」

孫翔用力地扯住劉皓的褲頭,深怕自己一放手對方就溜得沒影。

劉皓被他扯得搖搖晃晃,心想再扯老二都要掉出來,急忙拍開那只手,轉頭一看孫翔,只見對方用那種主人求摸摸的狗眼看著自己,看得他罪惡感都跑出來了。

自我催眠了一陣十八歲也沒多大,轉會的時機點也不是太好,俱樂部一個人也沒有好寂寞,劉皓翻了翻白眼,伸出手抱了抱那幾乎高了自己半個頭的青年,不情願地說道:「乖啦。」

然後他聽見孫翔在肩上嚎啕大哭的聲音,夾雜聽也聽不懂的方言,響徹雲霄。


03.

從此之後,嘉世多了一條認主的小狗。

也多了兩個傻逼。


Fin.

翻到了剛看全職寫的文,貼出來笑一下XD

&題目和內文無關,最喜歡張起靈了,大量出現在我的小說裡(住手好嗎)

评论(5)
热度(40)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