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Stranger

Author / 張家夫人(Izual)
有事私信,大多數時候都不在,我家網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中國網站通通連不上冏

[全職][翔皓] 全都是愛

全職高手/孫翔×劉皓 

(全都是愛)

中秋放了個長假,想著該來寫些什麼東西,於是有了這篇。然後我還打了劍三,玩長歌,覺得這遊戲讓我體悟最多的是如何摔成一條死狗。

-

孫翔前幾日在wb上關注了一博主,連載「那些年我們製造的○○」一文,文章開頭標註了是吐槽,專職吐槽人生各種不公不義,死不罷休。由於筆法幽默,加上言之有物的緣故,在各大貼吧論壇瘋狂轉載,回回更新都能引起網民熱議,堪稱是今年度不得不讀的罕世大作。

孫翔是在自家的戰隊群裡看到的,他難得見到周澤楷發文,還是推的連結,雖然基本他就打了個哈哈,但也足夠爆炸了,約等於:「自家隊長用盡生命推的好文,含血含尿也得支持!」

秉持著這股堅定的信念,孫翔等人迅速地爬了博主的wb,一爬爬了半個多小時,在俱樂部茶水間的小沙發上滾來滾去,笑到氣都岔了,嚇得路過沒讀群的江波濤以為底下選手賽季難捱聚眾嗑藥了。

樓主暱稱頂著:「千萬別惹的文科大師兄」,居住地是蓬萊仙島,寫了一手好字,妙筆生花,全然看不出說話之苛刻,吐槽更是不帶喘氣,跟個炮臺似的,啥都噴,還噴得高冷有格調,多少字啊,愣是沒吐出一星半點的粗口。

孫翔挺少用wb的,一來是他懶得經營,二來是他說話其實不怎麼有趣,每次發文都還不如蘇沐橙盜葉修帳號發一張駱駝的圖呢,於是也不怎麼愛上。

但今日他卻是笑得不能自已,決心要把這個好東西向大眾分享。

@上海高富帥孫小翔v:[連結] 大師兄!👍👍👍
@上海高富帥孫小翔v:我說博主怎能這麼逗?怎麼辦到的?教教我行不?
@上海高富帥孫小翔v:發朋友圈了

電競選手的朋友,大多也都是電競選手,要不就常泡網,消息流通得快,一群人在聊天軟件裡各種模仿、各種嘲笑,弄得孫翔氣都要跑沒了,差點沒死在茶水間裡。

他想自己喜歡這文帖的理由簡單,兩個原因,除了好笑之外,另一個就是讓他佩服。孫翔這人,略有些夜郎自大,但倒也不是沒有自大的本錢,只是稍稍過頭了,顯得自大多於自省。他老覺得自己啥都好,相貌是一等一的,聲音好聽,又高又富,打起榮耀帥得一比,光站在那兒就能萌死一票妹子,簡直沒什麼缺陷。

可若真要說,嚴格地說起來,就是不太會說話,沒什麼語言天分,過去在嘉世,沒有副隊長、沒有公關人員在的話,記者採訪他半天都說不出一個屁來,腦子裡來來回回就那幾句話,鸚鵡都比他能說;這跟周澤楷那種悶棍可不一樣,那是狗嘴吐不出象牙,跟人鬧掰了也就「你TM全家都是狗」和「你TM才全家都是狗」這麼兩句話了。

所以他挺喜歡能言善道的人。

想到這兒,孫翔心頭一暖,點開了劉皓的單獨窗,手速飛快地輸入了一串:「咱倆久沒見了,怪想念的,剛看了這個,想到了你,覺得很逗,你要不看看![連結]」

[2xxx-09-17 15:34]劉皓:沒空。
[2xxx-09-17 15:35]孫翔:怎又沒空!忙戰隊?
[2xxx-09-17 15:40]劉皓:……
[2xxx-09-17 15:42]劉皓:感冒了,懶。
[2xxx-09-17 15:43]孫翔:感冒?!你感冒了?!我擦,啥時的事?
[2xxx-09-17 15:43]孫翔:怎麼感冒不和我說啊?看醫生了沒?吃藥了?
[2xxx-09-17 15:50]劉皓:和你說幹嘛呢,有病啊你,聽你叫我吃藥我頭都大了。
[2xxx-09-17 15:51]孫翔:這不行,我得請假去看你,你這人特別不讓人省心,我等等買票啊,在家等我。
[2xxx-09-17 15:52]劉皓:就你會來事,不准過來啊,錢都花在交通上了。
[2xxx-09-17 15:53]孫翔:我媳婦生病我能不急嗎?[哭臉][哭臉][哭臉]
[2xxx-09-17 15:54]孫翔:不管,我買票啦~等!
[2xxx-09-17 16:07]劉皓:別逼逼,說誰呢你,練你的榮耀去,來了我抽你一耳刮子。
[2xxx-09-17 16:32]劉皓:靠、人呢?
[2xxx-09-17 16:48]劉皓:孫翔你別真來啊──臥槽,現在賽季中啊!


下了飛機直奔住處,已經是將近十多個小時後的事兒了。

劉皓打開門就見那王八蛋腆著一狗臉,在門外求表揚的模樣。

「你──我都不知道說啥才好了。」

孫翔脫了外套,他走得急,制服都沒來得及換,難怪覺得一路上被劇烈地圍觀,「媳婦生病了,貼心小棉襖千里來給你披上。」

劉皓:「謝謝,不需要,現在夏天正熱著呢,你可以滾了。」

孫翔:「不滾!堅決不走!」

劉皓白了一眼,懶得理他,幫他提了行李進家門。

這套住居是孫翔出的首付,雖說兩人之間,劉皓混了這麼多年,是較為富裕的,然而架不住壕總喜歡強出頭,首付的擔子就落給孫翔了,劉皓慢慢繳月息。

孫翔一溜煙兒上了廚房,劉皓用腳趾想都知道這棉襖想幹嘛,但還是經不住想問,靠在門邊說:「傻B,幹嘛呢?」


「等等讓你吃孫大廚的滬菜,我可練了個把月,把戰隊都吃吐了!」

「成天怠忽職守,怎還沒被開除呢,輪迴是回收業者嗎?」

「有我這麼帥的回收物嗎?」

「你就貧吧你,狗東西。」


孫翔前前後後忙活了倆多鐘頭,也就做了一道紅燒魚,魚皮還落了一半在鍋裡,起鍋時又糊又爛,整條魚活像被打了馬賽克。

劉皓幫兩人添了飯,又搗鼓了一蛋花湯,這才拉了椅子坐下來,「看我幹啥?」

「等你感想啊!」

盯著對面那一臉緊張的傢伙,劉皓夾了一筷子道:「講真,要我說,你下次還是別做了。」

「真不好吃啊?」

「……」

「怎不說話了?哪兒不好吃啊,我改改唄?我是不太吃辣,不過你要想吃辣點也行,都說蘇杭人口味比較重,但我想著你感冒了,吃清淡點也好。」

「不是那問題。」

「不然是……?」

劉皓望著那一狗臉,半晌,乏力地道:「別傷著手了。」

「啊?」

「你看看你那手,被油噴成那樣能看嗎?還上海高富帥哩,我看是上海油爆哥。」

孫翔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手背,「不疼的。」

「誰管你疼不,我見著醜。」

「你不就心疼我嗎,但我不疼啊,我有分寸的,」孫翔笑了笑,「咱倆這麼久沒見,該半年多了吧,我可想你了,被噴成傻B都值得。」

「……你不就傻B嗎?」

劉皓抿了抿唇,「何時回去?」

「沒買回程,不知道,你好了我再走?」

「我就瞎說兩句你還真跑來,趕緊滾。」

「又說反話,想我吧,不讓我走啦?嘴唇都噘了!」

劉皓覺得自己是想揍人的,這狗東西怎麼今日特別煩?無奈渾身沒勁,拳頭都舉不起來,「閉嘴,愛留留不留滾,反正下一場比賽也一星期後的事。」

「上一場你看我打了?」

「看了。」

「如何?」

「醜人多作怪。」

「嗯嗯!」

「……還醜得特別顯眼。」

「那是,你不就喜歡我這麼醜的,不醜你還不喜歡呢!」

「我──」

「嗯?」

話說到一半,劉皓忽然低頭望向那糊成一團的紅燒魚,魚皮如蛇蛻一般擠在一旁,肉泡在鮮紅的醬汁裡浮浮沉沉,香菜蔥蒜豆瓣撒了一桌,他皺了皺眉,忍不住又多夾了一口,若有所思道:「還真的挺醜,我怎麼就喜歡醜東西?」

「……」

「幹嘛?」

「沒,就,以為你會反駁……算了,你喜歡就好。」

「呵呵。」

於是當天晚上孫翔就把暱稱改成上海醜東西了。


Fin.

話說我上回去上海吃的最多的居然是海底撈,這店怎麼跟便利商店一樣到處都有(我吃屁啊)

评论(9)
热度(54)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