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Stranger

Author / 張家夫人(Izual)
有事私信,大多數時候都不在,我家網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中國網站通通連不上冏

[全職][葉皓] 假如夠浪漫,與愛不愛無關

全職高手 / 葉修×劉皓

(假如夠浪漫,與愛不愛無關) 

※0529葉修生日賀文,祝葉修&喜歡葉皓的大家生日快樂!

-

劉皓怎麼也沒想到,不過是趁著冬休期到南山一帶旅遊,竟然這麼巧碰上了大雪封山,整個旅行團受困在旅館裡,身旁好死不好還跟著那傢伙,劉皓簡直都要仰天咆哮了,救命!前任領導現任仇敵遊戲裡外都不放過我!在線等!急!

他原先預訂的單人房,然而辦理入住時,導遊提及人數比預期中還要多上一些,希望幾位選擇單人房的同志能稍微擠一下,否則房間數量不夠,事後會返還旅館費的!

劉皓左思右想不願與任何人同住,但又不好意思表達出來,畢竟整團的大媽大伯,得罪哪個感覺都要糟,就在那沉默不語。

他一沉默,那些大媽大伯就不樂意了,紛紛要開罵,於是這時,有個人穿越了年過半百的老人們,舉起手自告奮勇說:「不然咱倆一間吧?」

劉皓一回頭,我操了一大聲,這人誰!不是葉修嗎!他怎麼會在這兒!天啊,我報名了個假的登山團!

可惜劉皓的心聲導遊一丁點都沒接收到,他大掌一拍,面露喜色,趕緊把兩位年輕的祖宗請進單人房裡,以免事情又出了差池;再轉頭去應付那些老的祖宗。

劉皓雲裡霧裡的,狀況都沒搞清楚,就被導遊連同葉修一起關進了單人房,門關上前,他彷彿看見了魔劍士被散人夥同雜魚五百連擊後陳屍在地圖上。

葉修一進門,外套都懶得脫,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點起了菸,「好冷啊。」

劉皓看了葉修一眼,像在看一隻光屁股的猴子。他放下行李,冷冷地說:「冷死吧你,室內禁菸,要嘛滾,要嘛滅了。」

「我總覺得你以前個性還沒這麼差。」

「我只是還沒解放而已,」劉皓彎腰從冰箱拿了一罐水出來,一看日期,過期兩天,真他媽背得不得了!人一倒楣想喝水都沒得喝!

「葉網管,我告訴你,你今晚得睡沙發。」

「唉,不是吧,我看這床挺大。」

「就算這床大得能睡一整個部隊,我也不和你睡一張!」

「那你睡沙發唄。」

「靠!我的旅館費!」

「我打錢給你啊,但得回去才能打,我要用匯的。」

「媽的,原始人!」劉皓氣得想罵人,但葉修自顧自地打開了電視,根本不理他。

這間旅館靠山,收訊不大好,電視轉來轉去都那幾台,還霧濛濛的,其中一台是色情頻道,畫面烏漆麼黑,聲音倒是挺響。

葉修停下點遙控器的手,樂得笑出了聲。劉皓走到電視前,啪的一聲關了螢幕,「我靠,你這人噁不噁心!」

「怎麼?害羞了?」

「你媽逼,誰跟你害羞了,我只是……這種環境你看個屁的毛片啊!」

「我這不是打算放鬆心情嗎?」

「太放鬆了!」

「瞧你心浮氣躁的,誰把你教成這副德性?」

「多虧葉哥哥了。」

葉修把菸捻熄,「別給我亂扣帽子啊,哥對你可是仁至義盡。」

「那還真是謝謝你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

劉皓哼了聲,轉過頭不再說話。

旅館準時在七點送了餐來,劉皓端著自己那份,坐到了陽台前的地毯上,就著窗外大雪紛飛,食之無味地吃了起來。

單人房的格局還是比較小的,攤開一人份的行李都嫌擁擠,何況是兩人份,只要有一人坐在沙發上,除非另一人離開房間,否則坐哪兒都碰得到對方,借個過都要磕到膝蓋。

劉皓一見那張欠扁的臉就心煩,索性眼不見為淨。

葉修也沒打擾他,劉皓從以前就納悶,這人邊幅不修,但吃飯一直挺優雅的,和本尊形象差異極大,他認識的哪個選手不是吃飯弄個跟打仗似的,風捲殘雲,畢竟吃對他們來說,總不是特別要緊的事──儘管劉皓後來才知道,這是因為葉修出身高貴,教養好,不過他還是挺稀罕世界上有人能吃雞腿飯搞得像在吃高檔餐廳一樣。

而直到洗澡前,葉修和劉皓都沒再說一句話,連眼神都沒對上,葉修離開電腦,就像離開水的魚,眼睛瞪得大大的,跟死了沒兩樣;劉皓不讓看電視,他也沒任何電子產品,就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。

本以為這個夜晚便要如此虛度,頂多睡前再為了誰睡哪大吵一架,豈知,過不了多久,旅館……停電了。

那是非常徹底的停電,似乎整片山區的供電都斷了,放眼望去一片漆黑,窗外連月光都見不到,劉皓澡洗到一半,對著伸手不見五指的浴室,發出了今日第二聲的怒吼。

「我操你媽啊──」

整棟旅館發出了騷動,導遊前來叩門解釋,沒有備用的供電設備,所以必須等到電力公司搶修完成才行,今夜請各位多加包涵。那門還是葉修開的,劉皓裹著浴巾,頭上掛著泡沫,坐在馬桶上,哪裡都去不了,連位置都是他用手摸到點上的。

坐了一會兒,葉修從外頭打開了門,舉著手機手電筒,劈頭蓋臉照了他一個現形。

「需要哥來救你嗎?」

「人都來了,廢話就免了。」

「繼續洗?」

「你怎麼知道我手機密碼?」

「肯定是我的生日,不然就是我身分證ID後四碼啊?」

「……」

「下次改指紋辨識唄。」

劉皓一把搶過手機,把葉修推出浴室,快速地洗完了澡。

供電斷了,暖氣也停了,室內忽然變得非常寒冷,劉皓擦乾身體之後躺到了床上,冷冰冰的床凍得他哀聲連連。

手機借給葉修洗澡,劉皓無事可作,只能瞪著漆黑一片的天花板,後悔自己當初應該去參加夜店派對就好了,沒事來參加什麼登山團。

來參加登山團遇到足不出戶的宅男!跟去參加獵豔派對遇到前男友一樣啊!

而且這兩個還是同一個人!

葉修洗完澡出來,用手機照了照那鼓得像山一樣的被團,說了句:「哥進來了。」

劉皓對他比了個中指,但太暗了,連他自己都看不清。

剛洗完澡的身體還帶著熱氣,劉皓一碰到就覺得像被燙傷一樣,連忙破口大罵:「你他媽能不能過去點,擠死我了!」

「我都躺到邊邊了,被子也給你捲走了。」

「冷不死你,大胖子!」

「我要真死了,全中國都通緝你。」

「你這人廢話怎這麼多,我訂的房,我說的算!」

「敬老尊賢懂不懂啊?」

「老個屁蛋,反正你給我滾──靠!放開我!」

葉修一把抱住了劉皓,暖烘烘的,把劉皓嚇得魂都飛了。

「你不就喜歡我這樣嗎?」

「誰喜歡啊!喜歡你是病!得治!」

「你看你這不就一病不起了嗎?」

「給我閉嘴!」

「真可憐啊,病成這個樣子。」

「我沒喜歡過你!你才有病吧!」

「是是是,我有病,都是我單戀你可以嗎?累了,先睡了。」

「靠……」

葉修帶著一點牙膏味兒的呼吸噴在後頸上,劉皓縮了縮肩膀,覺得癢癢的,但他沒推開他,沒辦法,天氣太冷了,要是不好好保溫,就會變成陳屍床上的同性戀電競選手了,要上頭條的。

劉皓抓住葉修橫越身子擱在自己胸口的手,說了,「葉網管,要睡了?」

「正要。」

「喔,那等電恢復了就給我滾去沙發。」

「沒恢復呢?」

「也滾去。」

「冷死了怎麼辦?」

劉皓咬緊牙,「我替你收屍!」

葉修笑了起來,收緊手臂,「唉,知道了。」

Fin.

覺得陳勢安的《好愛好散》蠻適合葉皓的,但我沒要寫BE就是了XD!

放一下歌詞:「遇見誰也都難免好愛好散,借越多年回憶越難還;假如夠浪漫,與愛不愛無關,分手就不必勉強傷感;為什麼扯住對方痛著兩難,難捨也總被時間推著走散;說穿了不過人怕孤單,再幸福,也都要歸還。」

评论(4)
热度(52)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