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Stranger

Author / 張家夫人(Izual)
有事私信,大多數時候都不在,我家網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中國網站通通連不上冏

[陰陽師][黑白] 一夕煙雨(前篇)

陰陽師 / 鬼使黑×鬼使白

(一夕煙雨)前篇

-

鬼使白在渡口收起了引魂幡。

寒川平靜無波,暮靄卻如煙,生機蓬勃。無數雙嶙峋骨手自川水探出,迎風搖曳,伴隨不間斷的哭喊嘶鳴,鳥獸行經時,聲響戛然而止;魂魄橫渡之際,哀聲四起,怨怒難平。於是乎,渡船之人未於渡口以冥鈔賄賂行船之人,下場便是與成堆骨骸共享餘生。

鬼使白扶正頭冠,在渡船停泊之處落坐。他是來盯哨的,行船人於人界百年更替一次,由生死簿中遴選,遴選人須五行俱全,無業障,功德圓滿,且生前不為妖,死後亦不作鬼,才得以以行船人之姿,引魂渡川,了卻此生再次投胎為人。然而人界數十載光陰,不過地府一次曇花開落,因...

[陰陽師][天荒] 盲從

陰陽師 / 大天狗×荒川之主

(盲從)

-

大天狗坐在二樓的火盆前,挽起了袖子。

窗外雨勢漸增,很快地,除了輪船汽笛的嗡鳴外,就只剩下接連不止的滂沱雨聲。

舖子在這些天內來了許多人,連後方小小一座庫房都擠得水洩不通,抓藥的、講價食材的,賣票子的,但更多的,是來看望母親。母親生了一種怪病,成天張牙舞爪,好不嚇人,鎮上的人多是來見她笑話,曾經紅極一時的舞伎,如今淪落成為藥房裡瘋癲的老婆子。

大天狗從隨身的囊袋裡取出紙菸,手忙腳亂地捲了起來。菸草撲簌簌地落在火盆中,傳出香料的氣味。他著急地點燃紙菸,猛地吸了一口,樓下的喧嘩終於穿越雨幕闖了進來。他將紙...

© Pretty Str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